首页 > 财经理财 > 正文

债转股好吃 僵尸企难辨

来源:紫伊C网 发布时间:2020-08-11 05:57:36

17年后,债转股正式复出。虽然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强调,市场化债转股绝不是免费午餐,但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

昨日,国务院下发了企业降杠杆和银行债转股两个指导意见,提出以市场化、法治化方式开展债转股,政府不搞“拉郎配”,严禁僵尸企业、失信企业和助长产能过剩企业进行债转股。显然,这样的表述是刻意与上世纪末的债转股划清界限,后者曾被称为“最后的免费午餐”。

上一次的债转股之所以勉强称得上成功,盖因中国经济不久便进入新一轮的增长周期,外需有WTO,内需有房地产,企业和银行有惊无险,借着水涨船高基本消化了当时的债务。但彼时债转股的成功经验不可迷信,因为现在的中国经济很难再找到类似WTO和房地产这样的最终买单者,那些处境艰难的企业,再也绕不开市场供需的结构性失衡,苦日子不会短。

另一方面,恰是因为中国经济在新世纪的起飞,掩盖了上一次债转股的问题,企业并没有变得更有效率。债转股所致力于的企业降成本、调结构、注重创新、建立财务硬约束等很快被遗忘,最后多半以延期偿还债务完成了使命。可以说,当时的那些债转股企业,并没有伤筋动骨地降成本。这个经历是如此的美妙和印象深刻,以至于当债转股重启的消息一经传出,过剩产能和僵尸企业都额手称庆,觉得可能又逃过一劫。

因为到现在为止,何为僵尸企业,并没有一个明确标准,只有定性,没有定量,这使得在实际操作层面很容易被曲解和利用。关于各地僵尸企业的名单和信息,多是神龙见首不见尾,部委、银行和公众都未见得心里有数,因此留给僵尸企业搭车和“还魂”的后门不会太窄。那些将自己风险和债务充分暴露的企业,比如东北特钢、渤钢集团以及中钢集团,你说是过剩产能,但人家却说自己是过剩产能中的龙头企业,是遭遇暂时困难的实力企业,绝不背“僵尸企业”这个黑锅。到头来,不过是一场口水之争和文字游戏。

毫无疑问,债转股的过程充满了道德风险和逆向选择。债转股是块肥肉,这里面如何预防寻租是个大问题。即使不谈寻租,银行也很难保证债转股的都是新兴产业里的朝阳企业,而不是过剩产能里的僵尸企业。银行不可能开挂,知道谁是“暂时困难”,谁具有“潜在价值”,很有可能囿于情势和游说,将那些本该被市场清出的企业再扶上马,送一程。

尽管不做免费午餐难度很大,但2016年的债转股肯定不会机械复制1999年的债转股,这至少体现出了市场经济的进步和成熟。中国经济当前正处于艰难的转型期,然而越是艰难,政府的角色就越难把握,就越容易不自觉地替市场代言,替市场做决策,这确实是经济现实环境中的两难。顶层的设计和开放,市场的创新和驱动,这两者一定要搭配好,缺一不可,才是改革功成的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