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投资人说:为何我要投资“请吃饭”?

http://qkmxom.cn/2019-11-29 18:09:04

【独家】投资人说:为何我要投资“请吃饭”?

猎云网北京站 4月13日报道

上周,猎云网曾报道过的主打线下约会的“请吃饭”宣布完成B轮融资,共计1710.5万美元,由祥峰投资领投,红杉资本跟投。加上去年底完成的337.5万美金A轮融资,请吃饭已完成了总额2048万美金融资。

从去年2月份产品正式上线,请吃饭在积累了原始用户之后开始展示了增长潜力,相继被多家资本机构看重。做为B轮中领投的祥峰投资又是如何看待请吃饭产品背后的商机呢?

猎云网采访到祥峰投资投资总监赵楠,解读背后奥秘,以下为采访实录全文:

猎云网: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请吃饭”?

赵楠:为了投资“请吃饭”,我找了刘刚强(请吃饭创始人)很多次。第一次是去年6、7月。当时他跟我说,他A轮刚拿了一个term,并且是红杉,我当时以为那就没啥可再聊的了,但没想到只要我提到产品,和他交流产品话题,他会非常带劲。这个印象给我带来的冲击力很大。我能感受到他是个痴迷的产品型创业者。这让我更为惊喜,因为我觉得产品型的创业者,做社交产品的机会更大。

再后来过了几个月,我又找了刘刚强几次。那时他还没有完成A轮的交割,还在架设VIE的阶段,事实上,直到我们后来给他发term了,他都还没彻底搞完A轮交割。我为什么急着找他呢?因为我特别想知道做出这样一个陌生社交产品,而且是以约饭为切入口的社交产品,背后主导这个产品的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我有这样一个强烈的好奇感。

最后,去年12月给他的term,今年1月,A轮的钱才给他打进去,因为今年1月他的VIE才做完。我们的钱是3月打进去的。

猎云网:为什么要投资“请吃饭”?看重“请吃饭”哪一点?

赵楠:我看重“请吃饭”的是它非常好的切入点。第一,随着90后、95后、2000后这些移动网民的成长,陌生社交的user base会增长非常非常大,而且女性用户相对表现会越来越活跃、主动。这是一个大的产业背景。

其次,想想我们去陌生社交的根本动力是什么?是一直在网上时间耗着么?是就说个hello,然后没两句话就聊不下去了么?不是,我们陌生社交的根本动力是:“见面”。一切不以见面为目的的陌生社交都是耍流氓。但问题是,目前市场上既有的陌生社交都很难从效率上解决“见面”的问题。什么原因呢?一个是,原有的陌生社交产品不能让双方都快速的找到一个共同有趣的话题点;另一个是,原有的陌生社交产品很难做好匹配,你很想聊,你去找对方,但对方不一定这个时候有兴趣跟你产生任何话题,于是,你对她的“想”就变成了一种骚扰。其三,从陌生到见面,你需要一个缓冲的东西来触发双方都能很快的去找到“我要去见你”的理由。以前的很多陌生社交,很多男性用户一上来就对女性发:“能不能约?”这多半女性都不会答应见面的。

而“请吃饭”就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入口”。以“吃饭”作为契机,去推动双方见面。没有女性会拒绝美食,可能在以往的社交产品里面,女方就直接拒绝了,但在“请吃饭”,她就会给你更多的见面机会。而聊美食也是陌生双方的一个很好话题的开始。而且美食也能反应对方的价值观、消费观、生活层次和生活品味。美食这个话题也往往和旅游、生活态度等话题交织在一起。此外,“吃饭”是陌生人约会见面的入口,俩人第一次相见,总得吃饭吧,从边吃边聊开始,给大家一个放松、缓冲的交流环境,吃完饭之后才是,唱歌啊、看电影啊、一起回家啊之类。

有的没有体验过“请吃饭”的业内朋友会怀疑说,报名率能不能上去?其实我们压根就不担心报名率怎么样。我们不是去做报名吃饭的,我们是做社交的。社交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关系的触发。我们通过“请吃饭”,能激发陌生的有见面约的欲望的用户去关系触发,这个才是最重要的。我在“请吃饭”上发过几次约会,也约到过,但是在体验过程中,我发现很多女生可能不报名,但是会在底下跟你发评论,给你发私信,这就目的达到了,这就是关系触发,而且是女生主动发起的,这些都是有跟你见面欲望的女生,不是聊几句就拜拜的纯网络用户,这样的话,这个平台的用户质量就会非常棒。我再强调的是,我认可的用户质量不是仅仅是颜值高,而是她真的有和你见面的想法的用户,而不是只是沉寂在网络里的用户。当然,特殊职业的肯定不算。

此外,从产品设计来说,我也非常认同“请吃饭”在最开始阶段采取这种极简的设计方式,很多陌生社交产品一上来就把产品搞得很复杂,什么热门的产品元素都往一个app里面去堆砌,我是很不认可的。一开始就是非常简单的去引导用户见面约吃饭,等到用户量达到一个非常大的程度之后,再逐步的去添加更多的粘性功能。

猎云网:那未来怎么赚钱呢?

赵楠:关于变现能力。这也是“请吃饭”的特点之一。现在一个是“信用金”的收入模式,你买的“信用金”并投入使用的越多,你的曝光量就越大,就有越多的朋友能够看到你,从而增加见面机会。这就有点像游戏的收入模式了,男性用户为了约个女生往往不在乎多付一点钱。当然,这个经济机制也遵守一个生态循环,它也是会消耗的,吃了一顿饭就会消耗,耍约也会消耗,但是如果没人报名你的约会,就不会消耗。

第二个变现模式与餐饮有关。“请吃饭”上很多用户follow了自己喜欢的餐厅,那么围绕餐饮的收入模式随着用户基数增大都是可以的。这里有很大的想象空间,大家都可以想想。

猎云网:怎么看待目前其它围绕吃饭场景去渗透的APP?

赵楠:“请吃饭”还是锁定规模化的群众路线。不会走特别高端的窄众路线。也不会走媒体化的路线。它的本质是社交,不是餐饮。另外,“请吃饭”也不会考虑职场路线,从过去发展来看,职场社交并不好做,在国内没有什么成功案例,可能职场社交的目的性太强,工作相关的目的太强,互联网人群可能玩的比较多,但从规模化来讲,我对职场社交还是持保留意见。“请吃饭”不是为了让大家找工作,而是让大家下班后能够扔下工作心情放松放松,和不同气质、有趣的新的朋友聊天,好好享受生活。

猎云网:怎么看待大公司去复制这种模式?

赵楠: 移动互联网到了今天这个时代,产业环境到了今天这个时代,融资环境到了今天这个时代,我觉得创业者已经不需要再去担心大公司做了什么。如果是硬件,今天的创业者可能会担心小米,因为今天的硬件创业还是非常依赖产业链条上下游的环境,因为链条很长,你对链条很依赖。但线上的应用的开发者创业者,已经不需要再过度担心这个问题了。

如果再细的往下说,首先,移动互联网发展到今天,first move非常重要,这是和PC互联网时代最大的不同。你快速启动,第一个启动,在时间上领先较长一段时间,品牌在壁垒上的作用就会很大,初始用户的基因积累就会很强,用户链条就会更加牢固。

其次,腾讯在社交上的优势主要是熟人或半熟人社交,这是它的关系链所决定的,如果你不想和熟人混在一起,想用一个新的陌生身份和新的朋友去打开一个新的世界,今天多半的用户都不会或者不敢选择腾讯,因为腾讯总是会用它既有的关系链优势来给他的产品导用户,如果它不这么做,它就没有什么优势,但它这么做了,想去开拓一个全新世界的用户会觉得隐私不够得到保障,到处都是原来QQ、微信认识的人知道我在做什么样的事情。

第三,如果一个大公司要追赶一个创新公司的产品,它如果不能发挥其既有的资源优势的话,那它不但没有优势反而还有劣势。为什么这么说?一个是大公司里面具体做这个项目的团队的资源配置不可能有创新公司更有优势,你一个项目组能有几个人,除非是已经上升到公司战略级的项目;其次,你在大公司内部要开这样一个项目也很难在内部申请到什么经费,没有高层帮你推动,你也很难从兄弟部门里面要到什么推广资源。第三,你就是大公司里面领工资的一个员工,即使你作为项目负责人的动力很强,但你底下的团队不一定跟你有同样的动力,况且现在创业环境那么热,如果有点想法的都出来拿融资创业了。

猎云网:如何看待目前那么多围绕餐饮的创业机会?

赵楠:从目前来看,与“吃”相关的行业布局已经非常完整了。黄页模式、点评模式、搜索模式、预约模式、外卖服务模式、团购模式、b2b供应链模式、crm模式、媒体导购模式、品牌自营模式,都已经有很多很多玩家,而且拿到巨额资金的玩家也不少。未来会有更频繁的行业内并购在上面这几个细分领域横跨产生。“请吃饭”的本质还是社交,至于会不会往餐饮里面走得更深,到时再看吧。

想了解更多创业创新知识,快添加猎云网微信公众账号:ilieyun



相关阅读:
注册就送188 pwpj.wang
分享到: